林瑋揚悲劇的省思

在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實習的大馬留台生林瑋揚,涉嫌在醫院更衣室內縱火、刺傷一員工後復從醫院6樓一躍而下,受重傷急救後不治事件,令台灣和大馬社會深感震驚。據悉,林瑋揚進入高醫醫學系就讀後,一直有適應不良、經濟困窘及學習上落後的問題,被學校列為高關懷學生,除了在生活及課業上持續給他援手,每學期新台幣七、八萬元的學雜費,據說皆由死者的現任導師陳彥旭及前任導師林子堯兩人自掏腰包幫忙支付,已默默付出至少台幣百萬元,不料死者竟以這種激烈方式釀成悲劇,辜負家人與老師的期望,讓人痛心不已。

林瑋揚縱火傷人復自盡的動機,儘管還在調查中,但從他兩度辦休學及在醫院完成實習前夕突兀結束自己年輕生命的情況來看,有理由相信他是因為實習成績欠佳,擔心不能畢業無法向一直在經濟上給他支援的師長交待,才出此下策。留學生離鄉背井到異國深造,從生活方面瑣碎的需求、想家的鬱悶情緒、到適應陌生環境的能力,加上如醫學系特別沉重的課業壓力等因素,都會積累成沉重擔子,讓學生喘不過氣來,但是,會像林瑋揚這樣釀成悲劇,卻是始料不及。這類例子在西方國家也曾發生,例如2007年4月16日發生在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暨州立大學的兩次鎗擊事件,韓裔學生趙承熙在校園內行兇,開鎗打死32人和造成23人受傷後飲彈自盡,本質上都有適應的問題。

馬台多年來關係密切,赴台深造的大馬學生人數逐年增加,馬台學位互認之後,學生人數更不斷激增,除了進入大專院校就讀,台灣的技職教育發展蓬勃,也吸引我國許多學生前往就學,以致現有的大馬留台生增至8千530名。這些學生之中,相信也有出現適應不良或課業壓力問題,但絕大部份學生都能通過本身的努力、向同學求助或擴大社交圈子,克服各種問題和困難。醫學系學生所要承受的壓力,固然比其他科系學生來得沉重,但林瑋揚以這種傷人復自盡的血腥方式來宣泄其壓力和情緒,辜負父母的栽培與師長的期望,誠屬不幸。

林瑋揚事件,讓人扼腕,而此次悲劇,也是給所有家長的一次警示。每個父母都有望子成龍的心態,認為自己的孩子是最優秀的,應該追求更好的前途,因此從小學到大學,成績稍顯傑出,便會要求他們立志成為醫生、律師、會計師等專業人士,鮮少考慮孩子的興趣與能力,這種趨利心態在華人社會最顯著,由於華人家庭普遍生育少,父母會把本身無法完成的夢想投注在孩子身上,會把人生最大的期望寄託在孩子的成就上,這種非理性的親情對孩子便是一種沉重壓力,不幸的話,還會將他們逼上絕路。

事實上,要求孩子在課業上有優異表現,不如要求孩子學習做人的道理。我國的應試教育制度培育出了許多精於作題應考的孩子,卻忽略了教導他們如何做一個胸襟寬弘、開朗樂觀、態度積極而有責任感的人。孩子為求優異成績,只得疏遠朋友;沒有開朗樂觀的品性,一旦面對挫折和壓力,便無法通過適宜管道宣泄,這樣的孩子即便能通過學業,恐怕也無法適應就職市場的強烈競爭與壓力,希望林瑋揚的悲劇,讓為人父母者有所警惕。(星洲日報/社論)